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中心 > 娱乐 > 正文

缺爱的丁嘉丽:葛优甘愿做配的顶级女演员,怎么成了恶妇专业户?

2020-03-18 20:20:5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71次
标签: 班级,女演员,外婆,讲座,艺术

《安家》里,最招人“恨”的角色,无疑是潘贵雨。

这个贪得无厌、脏心脏肺,为了钱甚至弃亲人生命于不顾的“吸血鬼”,让观众们恨得牙痒痒,堪与《都挺好》的苏大强一战。

把这么一个招人恨的角色演活了,丁嘉丽功不可没。

个人认为,《安家》迄今为止的演技最高峰出现在44集,潘贵雨和房似锦在爷爷葬礼上,决裂那一场戏。

房似锦(孙俪 饰)气得整个人都在抖、银牙咬碎,而潘贵雨(丁嘉丽 饰)通红的双眼、神经质般的痉挛,还有恶人先告状一般扇自己的俩耳刮子,以及几乎对吼出来的台词,她们俩这场戏——极佳的爆发力和极强的控制力,堪称女演员演技教科书。

因此,有网友提议:“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今年的白玉兰奖?丁嘉丽值得一个最佳女配角。”

今年61岁的丁嘉丽,是一个葛优都曾甘愿为她做配的顶级女演员。

她拿过的奖项和提名,几乎可以称之为大满贯:金鸡奖、百花奖、华表奖、飞天奖、梅花奖、金凤凰奖、华鼎奖……

27岁,就拿到了中国话剧最高奖梅花奖;

首次出演电影《山林中的头一个女人》就拿到了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;

41岁,再度获得梅花奖,要知道“二度梅”在中国戏剧界是至高荣誉。

虽然她身上的演员属性盖过了星光,虽然她并非五官标致的大美人,但无法否认:

丁嘉丽只要站上舞台,站在镜头前,就熠熠生辉,令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
在中国,若要找到一个女演员与葛优对标的话,个人认为当属丁嘉丽。

葛优曾说:“高大全的人物别找我”,丁嘉丽也同样,她演市井生活的小人物,简直成了精!

丁嘉丽与葛优曾合作过三次,三次的表演都极出彩:

1991年,在《女人TAXI女人》里,丁嘉丽和潘虹双女主,葛优出演男配角,结局是俩女主相爱了;这部电影相当先锋,有中国版《末路狂花》之称。

同年,在《过年》里,丁嘉丽是市侩的大儿媳妇,葛优是好色的大姐夫,俩人也还不是两口子;印象最深的一幕,是丁嘉丽去薅赵丽蓉手上的金戒指,隔着屏幕都觉得真疼!

到了2003年的《卡拉是条狗》,他们俩终于演了一对夫妻,一对人到中年万事休、差点被一条狗压垮整个人生的夫妻;这部佳作没能被更多的人看到,着实遗憾。

最近几年,丁嘉丽演母亲多,演恶婆婆更多,如今俨然成了恶妇专业户。

说起来,《安家》里的潘贵雨,某程度上,算得上是丁嘉丽对她过往60年经历的一次“回溯”

提起丁嘉丽,除了那些形形色色的“恶妇”角色,人们总会联想起她与孙红雷那段往事,或者她关于两段婚姻四次堕胎的自我忏悔,然而鲜少人知的是——

在潘贵雨身上,不仅有丁嘉丽的影子,也有她母亲、她女儿的影子,这是一个缺爱的女人,终其一生都为爱所累的故事。

丁嘉丽1959年生于黑龙江佳木斯,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。

小小女婴得了皮肤病,多处溃烂,家境贫寒的亲生父母觉得养不活,就把她送到了养父母家。

养母是话剧演员,外公外婆是戏曲演员。

儿时的丁嘉丽有口吃的毛病,从小就跟着外公听戏学戏,也因此,外公成了她表演道路上第一个给予赞许肯定的人。

上图:2岁的丁嘉丽

少女时代的丁嘉丽,在同学眼中是个“小辣椒”。

个性直爽、活泼开朗、爱说爱笑,养父母和外公外婆的宠爱,让丁嘉丽成了班级里的“天之骄女”,甚至连男同学恶作剧,她都能胖揍对方一顿。

但表面上如此明朗的少女,心里却始终有个坎过不去:亲生父母为什么抛弃我?是不是我不够好?是不是需要付出更多换来爱?

这样的心理,在丁嘉丽于1980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,终于可以谈恋爱之后,愈发凸显。

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童年用一生来治愈。

丁嘉丽的两段婚姻都极其短暂,而且都在孩子刚满月就宣告破裂。

第一段婚姻,她嫁给了同为演员的胡广川,1984年毕业分配到国家话剧院,1986年结婚,1987年女儿朵朵(胡琳娜)出生,女儿满月时离婚。

第二段婚姻,她嫁给了一位教师,1990年结婚,1991年儿子果果(宋新棋)出生,儿子满月时离婚。

丁嘉丽第一段婚姻,败于草率。第二段婚姻,败于遇人不淑。

那个年代,男女情事在大众还是稍显禁忌的话题,丁嘉丽寻找可托付一颗心之人的方式,便是不断地“给”。

她那么急切地,把自己全盘托付,然而她太急了,忘了带眼识人。

大学的初恋,她情到浓时主动献身,男友却反过来骂她“不自爱”,第一次怀孕就去做了流产手术,虽然之后俩人还是结婚了,但错误的开始,决定了这段婚姻走不长远。

第二段婚姻,男方在丁嘉丽孕期出轨,出轨的还是自己的学生!丁嘉丽性格强悍,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这段婚姻。

32岁的丁嘉丽,就已经经历了两段失败婚姻,有了两个孩子。

1999年,40岁的丁嘉丽和29岁的孙红雷,共同主演了《居里夫妇》,在这部讲述科学家爱情故事的话剧中,一个演居里夫人,一个演居里。

据说他们的爱情,便开始于此。

三年后,孙红雷拍了孙周导演、巩俐主演那部《周渔的火车》,据说他和丁嘉丽的恋情终止于此。

此后,丁嘉丽没有再婚,是被伤透了心,也是为了一双儿女。

这之后的故事,要说到她的一双儿女了。

缺爱,不晓得怎么去爱别人,更不晓得怎么去爱自己的丁嘉丽,面对两个孩子,显得手足无措。

第一段婚姻不堪回首,她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,可胡广川却人间蒸发,女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了几年,当时丁嘉丽满脑子都想着开启新生活,把女儿送到了自己父母家。

从此女儿就开始了想念妈妈、却见不到妈妈的童年。

2015年,已经28岁的胡琳娜参加综艺《我不是明星》,第一次公开讲了自己跟母亲之间的隔阂。

“母亲这词对我来说挺陌生的,在过去的十五年之间,只见过两次面。”

胡琳娜说,自己从一岁到三岁,都没有见过妈妈。

有一次,听说妈妈要来看自己,她头一天就在大门口等着,还问奶奶:“这个是真妈妈?”结果丁嘉丽没去。

孩子第二天继续等,见到丁嘉丽第一句就问:“你是生我的妈妈吗?”丁嘉丽抱着女儿哭成一团,然而这之后她还是把女儿忘了。

在节目里,方青卓拉着胡琳娜的手,对丁嘉丽喊话:“这个女儿你不要,我要!”

直到女儿念高中时,丁嘉丽才抽出时间陪伴女儿,可教育方式仍旧简单粗暴。

一次吵架之后,丁嘉丽让女儿“滚”,结果十几岁的胡琳娜真的走到了一个天桥,站到了半夜,“我太绝望了,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,真想跳下去。”

胡琳娜长相,酷似丁嘉丽,艺术天赋或许来自父母遗传,她如今也成了一位演员。

可是,丁嘉丽对女儿的梦想,起初采用了打压的方式。

她忘记了:自己当年说要学表演的时候,从事话剧表演的养母是如何打压她的。

当年养母怕表演太辛苦,一心想让丁嘉丽学医,但丁嘉丽执拗地学了表演,30年后,当女儿说要学表演时,丁嘉丽用“你长得难看!你不是这块料!”来试图打消女儿的念头。

她没想到,女儿骨子里的倔强,跟自己如出一辙。

上图:胡琳娜近照

于是,胡琳娜大学毕业之后,只身北漂,住在地下室里,一年只花8000块生活费!

北京的冬天,她没钱交采暖费,就穿着棉衣棉袜子睡觉,半夜还是被冻得浑身僵硬。

女儿的执着,终于打动了丁嘉丽。

2015年,在《我不是明星》节目里,丁嘉丽瞒着女儿来了,并且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:

“我那时候真是年轻,自私自利,想着结束一段婚姻,希望有新的生活,那时候心里根本没有孩子,其实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,直接受害者是孩子,她心里承受的,是我无法想象的,也是我无法弥补的!”

这之后,丁嘉丽在2018年的《我为喜剧狂》里,给女儿做了一次助演。

2019年热播剧《老中医》里,丁嘉丽带着女儿一起出演,胡琳娜扮演的“小铜锣”令人印刻。

“我希望女儿将来做一个实力派的演员,因为她没有经过专业训练,所以我就根据她的条件量身制作表演课。我们根据电影情节来分析影片、分析人物、了解影片的时代背景,而且站在演员的角度上感性的去认识、分析这个人物,让她感知:是人保戏,还是戏保人?”

母女虽然达成了和解,但是对于胡琳娜来说,丁嘉丽在她成长中缺位的这十几年,是无法用眼泪来弥合伤痕的。

她的社交媒体,即便用搜索功能,也找不到“妈妈”两个字。

也许这份来之不易的母女情,仍然需要小心呵护,经不起大肆张扬。也许这个硬气的女孩,从来就不想靠着妈妈的名气荫蔽。

丁嘉丽对女儿几乎放养,对儿子也差不离。

“我从小是姥姥姥爷带大的”,她的儿子宋新棋说:“我跟我妈相处最多的时间,就是我高考之前那段时间”。

在《鲁豫有约》节目里,宋新棋回忆母亲为自己上小学,而去下跪求人的一幕,他说那一幕被他深深记在心里,此后他用功读书,大学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,总算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。

宋新棋跟姐姐不同,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往幕后发展。

2014年从北电毕业时,作为导演拍摄的短篇电影《尿不出来》,获得了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短片奖。

如今,丁嘉丽的一双儿女都已到而立之年,他们从原生家庭受到的创伤, 并没有让他们长歪,反而让他们成长为比同龄人更为成熟的孩子。

女儿对丁嘉丽说:“我想成为您这样的人:好好做人,真诚演戏。让我担起家里的担子吧,妈妈你就好好做你想做的事!”

儿子对丁嘉丽说:“妈妈现在啥都不缺了,是我们该孝顺妈妈的时候,祝妈妈早日离苦得乐。”

还记得丁嘉丽颇有几年,四处做讲座,忏悔自己往年的“荒唐事”吗?她说:“我从传统文化中,获得了内心的平和。”

她说:“我不该离婚,不该冲动,应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”,可一双儿女却说:“不,我们希望妈妈选择她觉得幸福的那条路。”

至于《安家》当中,潘贵雨这个在大结局里被原谅、被和解的角色,到底是不是丁嘉丽对过往自我的一次“救赎式”重现?

她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我这一辈子,从来没有得到一个男人的真心呵护”,其实她错了,她这辈子得到的爱很多:养父养母、外公外婆和一双儿女坚定的亲情挚爱。

缺爱的丁嘉丽,是在一双儿女的“反哺”之下,才懂得了如何去爱人、如何爱自己。

那些年,在丁嘉丽心中翻涌的无限悔悟、自我厌弃,那些如噩梦般困住她情感的经历,那些被抛弃、被背叛、也背叛过的往事,终究是被一双懂得爱她、体谅她、呵护她的儿女,给治愈了。

今日主笔:某小刀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(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,侵删)

标签: 班级,女演员,外婆,讲座,艺术
相关新闻
图库
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

文章部分转载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 | 

Copyright@ HOUMANEWS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侯马资讯